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天官赐福》被评日本夏季最佳动画日媒:中国

更新时间:2021-10-25

  今年夏季最佳动画是哪一部?是《IDOLiSH7》第三季?《阴晴不定大哥哥》?还是《歌剧少女》?

  近日,根据日本专注动漫领域的媒体AnimeAnime进行的调查显示,日本观众心中今年夏季的最佳动画是《天官赐福》。

  中国动画在日本受追捧不再是国人乐观的“错觉”,而是正在成为事实。近年来,《罗小黑战记》《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临》等中国动画电影陆续试水日本市场。在制作水平有所保证,并寻求到日本本土实力派发行企业合作的当下,中国动画成片的票房表现也引起了日本市场关注。其中,《罗小黑战记》在日本斩获票房累计达5.6亿日元,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海外发行的票房纪录。

  “中国动画最近变得很厉害呢”“中国动画超过日本的日子将来临”“日本动画世界第一地位不保”等观点开始频现日本媒体。

  根据日本调查公司帝国数据库(TeikokuDatabank)今年8月公布的一项报告显示,日本动画产业2020年销售额总计2510.81亿日元(约合148亿元人民币),河北省分行召开企业文化研讨会,相比2019年2557亿日元(约合143.7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减少了1.8%。虽然下降得不多,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日本动画市场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为“十连涨”画上了句号。

  上述报告指出,日本动画产业销售额下降的原因主要来自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由于日本动画制作过程的许多环节要求在密闭空间进行,疫情的来临彻底打乱了制作节奏,导致动画播放延期,其中尤以电视动画受到的影响最大。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日本电视动画制作数量已连续3年减少。

  此外,该报告还表示,日本动画产业似乎很难适应远程办公的模式。由于很多日本画师坚持手绘,不会使用数码设备,以及不少工作室还保留着纸质作画的习惯,导致远程办公难以进行。同时,线下活动的叫停更让动画产业雪上加霜。各种动画周边线下物品销售、舞台表演、漫展等活动纷纷停止,参与人数和物贩销售盈利大幅减少,这给动画产业的线下营销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值得一提的是,商品化一直是日本动画产业重要的周边收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中坚规模的动画企业在疫情期间,因业绩不佳不得不面临破产和停业的打击,因此造成了此次市场规模的整体下滑。

  与此同时,同样在疫情漩涡里的中国动画却急速发展,“连续制作出多部好口碑的作品”“中国动画势力的抬头”让日本动画有了危机感。在日本,有观点认为,相比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动画的崛起给日漫带来的冲击更大。

  “在中国等海外动画势力的猛烈追赶下,日本动画的未来很有可能亮起黄灯,2007年的动画泡沫崩溃将有可能再次出现。”上述报告如是写道。

  长期以来,日本动画常因薪资水平低而被诟病,而近年来中国企业正通过更高薪水挖掘日本动画人才。

  根据“日本动画制作者演出协会”发布的《动画制作者实际状态调查2019》,日本动画工作者的平均年收入是440.8万日元。其中,20~24岁工作者的平均年收入为154.6万日元(此年龄区间的日本人平均年收入为262万日元),25-29岁工作者为245.7万日元(此年龄区间的日本人平均年收入为361万日元),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00万日元以上。另外,在日本作为正式职员的动画制作者仅占14%。除了少部分的大企业之外,大多数动画企业内部半数以上的工作人员为委托合同性质的自由职业者。

  有日本动画企业法人代表在接受日媒采访时透露:“在日本从事动画制作的人中,有许多时薪不到100日元的人。特别是刚入职场的新人,很多人靠动画制作只能维持基本生活。他们在晚上加班做完制作工作,还得去打工补贴生活。”

  相比较而言,中国动漫企业给日本动漫人才提供了更优越的薪资待遇。据日本二次元媒体espo数据显示,中国动画企业给出的平均月薪为52万日元(约3万人民币),是日本动画制作者平均月收入的3倍。

  此外,有日本媒体指出,过去日本动画制作往往将技术含量较低、难度较低的部分如中割、上色等,外包给国外公司,而中国则一直是日本动画制作业界的主要承包方之一。现如今,中国动画企业依托雄厚的资金能力,将日本动画制作公司纳入麾下,或直接在日本成立工作室,一方面保留中国动画创作的核心特色,同时又吸纳日本动画的先进技术,以保证动画制作的品质。

  例如,总部位于中国重庆的大型动画制作工作室“彩色铅笔动漫”于2018年6月成立了日本法人“Colored Pencil Animation Japan株式会社(以下简称CPAJ)”,在东京町田开了摄影棚,招募正式员工。据日媒报道,相比其他日本本土动画制作公司,CPAJ给出的薪资待遇更高。其应届大学生的月收入比业界平均高出约17.5万日元(约9855元人民币),实行弹性工作制。CPAJ的CEO江口文治郎接受采访时表示,为了聚集优秀人才,“最优先考虑的是调整动画制作者的待遇和环境”。

  彩色铅笔动漫创始人邓志巍接受日媒采访时表示,在日本成立动画制作工作室的原因是“为了从日本学习,共同创作作品”。“中国市场正在急速成长,但是在制作技术等方面不足的地方也很多。另外,动画导演经验不足也是一个弱点。这方面需要很长时间的技术积累,所以我想向日本动画学习。”他说。

  有日本动画工作者认为,急速成长的中国动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伙伴,也是“希望之光”的存在。另据日媒公布的数据,目前日本动画市场规模为2.05万亿日元,而中国则超过了3万亿日元。日媒报道认为,中国尚未形成像日本“动漫热”的全民氛围,因此今后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友情链接:
河东电子